人生最精彩的不是實現夢想的瞬間,
而是堅持夢想的過程!




Pages

Friday, February 27, 2009

我的軍旅生活 - 一段多彩,迅速成長的日子(1967-1969)

-

中華民國憲兵


記述在那反攻大陸的大時代裡,憲兵的訓練及個人的服勤過程. 一段多彩,迅速成長的日子.



一. 入伍

1967年底帶著緊張,忐忑不安的心情,乘著憲訓專車,由台北車站直馳泰山鄉憲兵訓練中心,開始了我兩年的軍旅生活.


第一天報到, 我被分發到號稱魔鬼連的第五連. 報到後剃光頭,領裝備,分配班及床位.除了牙刷,牙膏,肥皂及衛生紙外,其他一切衣服,日常用品全部供應.記得有內衣褲,手肘及膝蓋打了補釘的操作服,草緣色軍服,卡基勤務服,一雙黑皮鞋,一雙短統便鞋,一雙高統操作鞋,二卷布綁腿,一付皮綁腿,臉盆,鋁碗,毛巾,軍便帽,S腰帶,褲腰帶,襪子,棉被,毛毯及一本憲兵日記等,授槍後另加憲兵白盔,勤務腰帶,卡賓槍彈袋,彈夾,刺刀等.

有些新兵還自帶一些食物入伍,這些都必須當天吃完,沒吃完的食物及香煙全沒收倒掉.

憲訓中心是以連為單位,每梯次有二連,每連九個班,分成三個排.每班約有十五個學兵,連部是一棟二層樓的水泥建築物,二樓是士官,兵寢室及儲藏室,樓下右半部是食堂兼教室,左半部是軍官寢室,辦公室,中山室等.寢室是以班為單位,寢室二邊各有一上下兩層的硬板床,每層有四個床位,面對面,中間是走道,班長和班兵睡同一寢室,沒有個人的儲藏空間.相當擁擠.

連部後面是廁所及洗臉場.廁所是抽水式,在五十年代是相當前進的軍營設備.

二. 新兵生活

當年憲兵新兵訓練一共十八週, 新兵生活的每一秒鐘,都在值星班長的掌控之下.在每個哨音之後,緊接著就是下達一連串的指令,每道命令,動作都在班長吼叫,讀秒裡完成.由一早起床開始. 第一個哨音響,值星班長大叫: “起床!著裝,整理內務,時間三分鐘..”開始了我們緊張忙碌的一天,直到最後一個哨音: “衣服,帽子歸定位,三秒鐘內全部躺下,熄燈,就寢!”結束了我們的一天.
值星班長的哨音,常使許多新兵緊張顫抖到不知所措.

學兵最怕的是班長,當他叫你滾過來爬過去,這是動作的命令,不是罵人的話,你就得馬上滾過去爬回來.他們看起來近乎冷酷無情,但半夜起來替學兵蓋被的也是班長. 每個班長動作標準,漂亮,俐落.且大都有很好的勤務經驗.對往後服勤助益不少.

憲兵拳 - 八極拳
"起床!著裝,整理內務,時間三分鐘…."


整理內務 – 這是項磨練耐心的訓練.不但棉被要疊的平坦方整且稜角稜線都要在短短時間內用手指捏出來,像塊豆腐一樣. 內務好壞,事關後九週是否有榮譽假.如棉被及內務沒整好,還會被出棉被操.事實上這是磨練年青人耐心的方法,在有限時間內,及班長的壓力下,仍能專心,且細心地將事情做好.


"刷牙,洗臉,時間三分鐘…"

“整理內務還有30秒,內務歸定位…”
“上舖的下床舖”
“下床舖,穿鞋子, 拿洗臉用具…”
“稍息後,刷牙洗臉時間三分鐘”
”一分鐘內全部離開寢室”
”稍息!”
“快的當心,慢的倒霉!”
“還有三十秒…”.
值星班長下達一連串的命令,其他班長也跟著吼叫.
一百多位學兵立刻衝擠到樓梯,趕著下樓.有人被擠得騰空,腳還沒踩到梯階,就下到樓下了.
才衝到洗臉場,班長己大叫”還有二分鐘, 哪個最後離開的,倒霉!”
刷牙,洗臉草草結束.趕緊衝回寢室,繼續修整棉被.每天早上總有幾個跑最慢的倒霉鬼,被體能處罰,不是繞寢室跑步,就是伏地挺身,交互蹲跳.
洗完臉後是晨操,通常是跑完三千公尺後才吃早餐.
這就這樣,展開了一天的緊張生活.


吃飯

記得入伍報到後中午的第一餐飯最好吃,並不是菜的味道好,而是沒人管.但是當天的晚餐卻是最難吃的一餐,進出餐廳十幾次,繞著連部也跑了好幾圈,飯還沒碰到口.
我們是六人一桌,桌子一邊坐三個人,三人同坐一條約八-十吋寬,約四呎長的板凳,每餐三菜一湯.
飯是盛在鋁碗,鋁碗有兩個鋁環扣. 鋁環是用來端碗的.

吃飯前班長將吃飯規矩講清楚.
規矩是:在連部前排隊,跑步入餐廳.就定位後,班長下令坐下,全連一起迅速坐下,只能坐板凳的三分之一,且坐下時板凳不能出聲,坐好後,兩手平擺在板凳後,兩腿靠攏平擺,兩眼平視,看著對面同學的額頭, 班長下令開動,端起鋁碗,兩個鋁環扣碰在一起不能出聲,舉起筷子也不有碰擊聲,鋁碗必須端過上衣口袋,吃飯時抬頭,挺胸,縮下巴,兩臂不能外張,吃飯,喝湯絕對不能有任何一點聲音.
聽起來並不困難,也合禮儀,但要一百多人都同時做到,實在不易
第一天晚餐,練習跑步入餐廳,就跑了十幾次,就定位後,坐下又練了幾十次, 坐下要迅速一致,三人同時坐下不平的板凳而不出聲,實在不易,又練了十幾來次. 好不容易坐定,飯也添好,端起鋁碗,因鋁碗的金屬環扣砰出聲音,又練了十幾次.每次犯錯九個班長一起像要吃掉人似吼叫,有些新兵嚇的發抖,發出更多的環扣聲.
好不容易才把飯扒到嘴裡,因有人吃飯出聲音.班長們大吼: “停!”, “豬阿!吃飯這麼大聲!”全部又到外面集合排隊,從頭來過.這餐飯吃了好幾個小時.

還有些吃飯沒收下巴的,被警告過後仍沒改的,被罰用下巴夾著筷子吃飯.

整個新兵訓練過程中,吃飯是唯一沒有時間限制的.但在中心的十八週裡,飯永遠不夠吃.奇怪的是幾乎每人都增加體重.班長們也知道飯量不夠,常把他們自己桌上的飯菜送到學兵桌上.
後來學會各種憲兵軍歌後,飯前一定先唱軍歌,還要唱到班長,排長滿意才能進餐廳

1967年泰山憲兵訓練中心-忠貞99梯次,第五連新兵.


洗澡

洗澡時間三分鐘,在中心似乎任何動作都在三分鐘之內.
我是冬天入伍的,洗的是熱水澡,衣褲先在澡堂外脫光,疊好.一聲令下一百多人衝進澡堂,還沒打到水,班長己大叫”剩下兩分三十秒!”.洗澡的技巧是開始先打一盆水由頭往下沖,把全身沖濕, 再由頭到腳很快的上肥皂,然後再打一,兩盆水把肥皂沖掉,己聽到班長大叫”還有三十秒,慢的倒霉…”, 每次總覺得班長的三分鐘特別短.
趕緊匆匆跑出浴室,到自己位罝,擦乾,著裝.最後班長還檢查,聞聞看誰沒用肥皂.


睡覺

憲兵連睡覺姿勢都規定.
我們沒有枕頭,每晚必需右側睡,枕右臂.第一天剛躺下實在不習慣,不但床板硬,側右邊睡也不習慣,當枕頭的右手發麻,又不能翻身.但奇怪的是第二晚以後,一躺下不到幾分鐘就呼呼入睡.
睡時的內務,衣褲裝備怎麼疊放,也都有嚴格規定.


上廁所

剛開始很多新兵因生活太緊張,導致便秘,兩三天沒上廁所的很多.所以第三天班長帶全班一起上大號.從敲門,開門,解褲帶,蹲下..班長坐在廁所前的水槽上看著(門是開著的),下達每道動作的命令. 每個人都必須有結果,然後沖水….
這不但解決了許多人的問題,同時也教一些沒用過抽水馬桶的學兵如何使用. 在五十年代有許多鄉下小孩是沒用過抽水馬桶的.

新兵刺槍教練




軍紀教練


入伍後,前三天是軍紀教練,這是脫胎換骨的三天.由一個懶散的老百姓突然間體會到軍旅的嚴謹,紀律與服從.
“課目:軍紀教練”這是值星排長下的第一個訓練課目.
緊接著說:“值星班長,把部隊帶出去,二小時內倒一半再帶回來”
還沒搞清楚什麼是軍紀教練,一聽到要倒一半,新兵都已被嚇壞了.
出操時,不管班長怎麼問只能大聲回答 ”沒有理由! 沒有理由!
沒有理由!”
舉個例子
班長 : “第八班!目標正前方獨立樹,左邊去右邊回,稍休後快跑”
班長 : “稍休!”
班長又大吼: “快的當心,慢的倒霉!”
等學兵快跑回到原位時
班長 : “立正”
然後將兵依前後分三組. 班長問最後一組
“為什麼跑這麼慢”
兵只能大聲回答 “沒有理由! 沒有理由! 沒有理由!”
班長 : “右前方獨立樹,左邊繞三圈右邊繞三圈,快跑!
接著班長問最前一組
“為什麼跑這麼快”
兵也只能大聲回答 “沒有理由! 沒有理由! 沒有理由!”
班長 : “正前方獨立樹,左三圈,右三圈,快跑!”
中間一組以為可以倖免,結果還是遭到同樣的命運.
才跑一半,緊接著,班長大吼 : “臥倒!”( 臥倒後馬上匍匐前進)… “快跑!”, 二小時內學兵沒有喘息的機會.
當然這是最基本的例子,似乎每個班長都有自已一套得意的 “整””磨””練”人的方法. 例如一邊用肥皂刷牙一邊跑步,或是含著穿三天沒洗的臭褲子跑步等,名堂很多.
新兵在班長像要吃掉人似的大叫大吼下,心情十分緊張,再加上二小時不停的體力消耗.每天總有不少人倒下


<-- 1969年泰山憲兵訓練中心-第三連教育班長

操練及勤務


除了一般步兵的單兵教練,班教練外就是憲兵勤務訓練.
我記得單單立正就站了好幾個星期.這該是憲兵的第一課.所以你在路上看到的憲兵都是筆挺的.
勤務技術包括:擒拿,摔角,憲兵拳,莒拳,短棒,空手奪刀, 奪槍,捕繩,步巡,車巡,鎮暴,
交通指揮及管制,戰地勤務,戰俘處理,犯人押解,衛兵勤務及特別勤務等.

手槍射擊訓練

文科有軍法,軍刑法,軍事審判法等,但這些都只是簡單扼要的介紹而己.

到硬漢嶺去!


硬漢是憲兵的精神,每個憲兵都得登上觀音山的硬漢嶺,這是必經之路,一星期的行軍,在觀音山上繞了好幾圈.從登山口的石碑到山頂上的硬漢碑及沿途的石階,都是前期的憲兵學長們背水泥,扛石塊,一階一階的築上去的,比起他們,我們己幸運許多.

硬漢嶺上的新硬漢

打野外是在林口的茶林裡,住在破舊的茶廠裡.每天練習班攻擊,又髒又累.三千公尺的攻擊線,快跑,臥倒,匍匐,滾進,交互掩護,衝鋒,掃蕩...一天跑個幾趟,真累壞了.
前三天班長一邊跑一邊糾正兵的姿勢,動作.後二天班長帶頭一起攻擊,看到班長漂亮迅速的低姿勢匍匐,滾進,變換射擊位置,在隆隆的炸藥聲及槍聲中下達命令:
"第二班!上刺刀!跟我來!衝鋒!"....

這星期及行軍時生活管理就比較輕鬆,雖一樣要整理內務,但比在中心輕鬆許多.

衛兵勤務,剛開始只有連部的大門,側門及寢室,後半期接中心大門及側門的衛兵勤務.此時就要穿著整齊草綠色軍服,白盔,勤務腰帶,皮鞋,皮綁腿.上下衛兵及交換儀式可一點都不馬虎.
記得第一次穿上帶有獬豸臂章及憲兵徽的制服可真神氣!
憲兵獬豸臂章 --->


憲兵徽(胸章) --->







憲兵勤務臂章 --->























神氣的新兵





二小時的側門衛兵是載著防毒面具.剛開始五分鐘, 面具的鏡片完全模糊,全是霧氣,什麼也看不到.等霧氣集夠了,變水滴開始往下流後,才可看到外面.有官長通過時,收槍,靠腿,敬禮.靠腿聲必需響亮一致.

夜間緊急集合也常不定期演練,對新兵來說真是緊張刺激,行動要速度,安靜無聲.先載帽,穿衣褲,跳下床穿襪子,鞋子.拿槍,彈帶,綁腿,往樓下衝.在連部前自己的位子上開始整理衣褲,打布綁腿.班長清查人數.值星排長帶部隊跑步至集合場.指揮官己拿著馬錶在計時,這時間約三至四分鐘.集合後,指揮部官員檢查各連是否帶齊武器,彈葯,及服裝是否整齊,尤其布綁腿是否紮實.後半期的學兵,點名後馬上上大卡車,開出營門.

卡賓槍的射擊要求相當高,每個兵的一百公尺射擊,彈著點都必需在最內圈.還好.45手槍要求就沒有這麼嚴.要不然我一定無法結訓.我們還練習輕機槍,衝鋒槍射擊及手榴彈實彈投擲.

在結訓前,我們到憲兵司令部及警察學校示範憲兵勤務技術.
我在警校示範空手奪步槍時受了傷.當槍兵由我背後出槍衝刺過來,我左轉身用左手掌將刺刀擋開.可能出手太快,太用力手掌剛好碰到刺刀尖.在掌心靠腕部,大姆指的正下方被刺刀尖挖了個三角形小洞.刀疤至今仍隱約可見


處罰

在整個新兵訓練十八週裡沒看過班長體罰學兵,大都是體能處罰,最平常的,例如伏地挺身,交互蹲跳,蹲馬步,跑障礙等.但也有較嚴重的處罰.

抽煙是嚴禁的,偷抽煙的會被罰喝煙湯.班長把一包煙撕開泡在熱開水裡,等到變成污黑色的煙湯後,要偷抽煙的學兵喝下. 據說喝過煙湯的不必說還想抽煙,連聞到煙味都會嘔心.另一種處罰方法是薰煙.學兵以伏地挺身姿勢趴著,點燃的香煙插滿了嘴,學兵被煙薰嗆的眼淚鼻涕直流.偷抽煙的處罰是最慘的!

剪草,是高難度的處罰方法-班長拿把尺及一剃鬍刀片,爬在地上用尺量好一高度,用刀片,先示範割一撮草,要求受罰學兵依此高度,用剃鬍刀片將一片草地割完.

其他還有棉被操,穿鎮暴裝在大太陽下罰站,繞連部爬,雙手平舉拿著槍蹲馬步等花樣名堂還不少.


1969年泰山憲兵訓練中心-第三連第三排排長及班長 --->


緊張刺激的十八週,總算好不容易熬過去了.

結訓時適逢八二三台海炮戰十週年前夕,因當年中共四十八萬發炮彈沒拿下金馬,放話十年後血洗金馬,所以有不少同學被分配到金門,馬祖前線.我被分發到配屬第一軍的231憲兵營,駐地在台北近郊樹林.當時沒被分發到地區憲兵隊有點失望.



>

三. 軍中憲兵勤務

到231營報到第一天,正等著領武器及裝備時有一學長問道:
”菜鳥,你來當兵前有沒有去廟裡燒香拜佛?”
”報告學長:有”.
“有?! 那你怎會分發到這裡來?”
一聽心裡起毛,心想才脫離中心的魔鬼連,現在又投入這鬼地方.後來才知道是因為除了勤務外每天還要出操,且沒什麼假與憲訓中心差不多.

領到裝備後,第一件事就是去縫紉部修改勤務服的衣褲.修改合身後,冼好,上漿,晒乾,然後燙.每件上衣前胸及後背要燙出五絛線,當然上衣袖子及褲子的燙線也很重要.皮鞋,勤務腰帶的銅環及褲腰帶的銅環都擦的雪亮.準備上勤務.學長們傳授他們的心得.受益不少.

配屬軍中要配合軍中勤務,機動連專門負責特別警衛勤務,另一連則負責一般守衛勤務,每月輪調一次. 每天除了勤務外還要出操.

第一軍軍長特別喜歡練兵.定期集訓操練校級以上軍官.尤其是針對體位過重的軍官,常常親自操練這些軍官,非常嚴格.每隔一個月的夜行軍,他從未缺席,一向是配帶著手槍走在軍部隊伍的前面,他的座車跟在後頭.

第一軍軍長辦公室前的憲兵,(1967年冬季制服)


特別警衛

特別警衛勤務(特勤)是專門負責總統的警衛任務.輪到特勤時停休,隨時機動. 接到勤務通知後三分鐘必須上勤務車,五分鐘內佈下第一個哨.平常我們穿的是草綠色野戰服,不管人在那裡一接到通知,馬上開始脫衣,跑回寢室脫鞋子及褲子,換上勤務服(這時只扣一個褲扣子),拿武器,哨位卡,勤務臂章,衝到汽車場,報名上車.上車後才開始扣衣褲的扣子,打領帶,整裡服裝.到了自己哨位跳下車,從容地開始執行特勤.這時你看到的是筆挺英武的憲兵.

有一次我們在眾將星閃閃的看台下,在第一軍所有直屬部隊前,演練地對空連絡.我們正呼叫著來援的戰鬥機時,忽然看到值日憲兵揮手衝向演習場. 值特勤的我們馬上會意,放下手中器材,顧不得觀看台上的各級將官,開始一邊衝回連部,一邊脫衣服.第三連馬上接手完成演習.許多直屬部隊官兵大笑憲兵表演脫衣舞.三分鐘後,兩輛卡車及一輛吉普車急馳而出.據說等我們車子出了營門,軍長訓話,罵這些部隊:”看到沒?你們還有臉笑?!如果你們所有的部隊,都像憲兵一樣,我們早就反攻大陸了!”當晚軍長就臨時來個營區自衛演習,還是憲兵在最短時間內無聲無息地進入戰鬥位置.完成備戰,包括扛著30機槍,彈箱及三角架,跑過軍部的大操練場,進入機槍堡.這時隔壁通訊營的還沒著好裝.當然講評時這些部隊的指揮官又挨了一頓罵.

憲兵巡邏車 --->




一般勤務



一般勤務是軍長辦公室,大門及側門衛兵,交通管制哨,步巡,車巡及支援軍中演習等.衛兵勤務平常是站二歇四,上二小時勤務後休息四小時.有次演習兵員不夠,二人站一哨,一天筆挺的站十二小時的衛兵,整整站了二個星期.真慘!


寶貝憲兵:

有一天一個新兵,一個二等兵 (全中華民國最小的軍階),站大門哨.傍晚軍長走出去散步,身上穿草綠色軍服,腳上穿的是黑色西裝鞋,這新兵敬完禮後向軍長說:”報告軍長,你這鞋不合規定,請回去換吧!”.軍長看了他一眼,轉身回去,換了軍用皮鞋再出來. 這談話被衛兵司令聽到,報回連部,這兵挨了一頓罵,依照規定將軍是可以穿西裝鞋的.但軍長氣量大,一句話也沒說,還走老遠的回去換.

另有一次路邊車檢,攔下一部軍車,一看車牌是軍長的,這憲兵只要向軍長敬個禮,直接找駕駛即可.因軍長不知道是那個單位的憲兵.可是這寶貝憲兵,敬禮時說”報告軍長好!”這等於告訴軍長,他是第一軍的憲兵.更糟的是他把車子給扣了下來.當然那天營長就被軍長請去談話了. 事後營長集合全營訓話:”你扣誰的車都可以,但如有人在營區外說” 報告軍長”的話,我就關你禁閉!”結果這兵站軍長辦公室,站了一年.每次看到軍長,都要敬禮喊”報告軍長好!”,這比關禁閉還苦.

交通指揮是最有趣的勤務,每個人都各有自己的奇招花式,比酷的. 簡直是神氣的不得了. 還有敬禮也很酷,不但靠腿聲要響要脆,手指尖是停在耳朵上而不在眉梢前的帽緣. Ha..Ha..這就是三軍的模範兵!


憲兵制服:

憲兵制服變更多次,但基本上夏季是棉質卡基布,冬季是橄欖色毛呢料.頭戴大盤帽.在民國57年七月之前左上臂佩帶藍底金黃色獬豸憲兵臂章.士官,兵右臂佩帶階級臂章.右口袋上方佩戴憲兵徽.大約57年七,八月間,左臂已不再佩帶憲兵獬豸臂章,階級臂章改佩帶左臂.右口袋蓋上加佩帶名牌(在憲兵徽下面).平常在軍中穿草綠色野戰服,軍便帽.冬天天冷時在毛呢服外加穿野戰夾克(類似M65的韓戰美軍剩餘物資).早期也穿過毛料長大衣.

一般勤務:
頭戴白色頭盔,正前方有憲兵帽徽,左邊有憲兵兩字.執勤時,勤務臂章佩帶在右臂階級臂章上(蓋住階級).
黑色領帶,白色飾緒,口哨.白色勤務腰帶,右邊佩帶M1911A3(.45口徑)手槍,皮槍套.左前腰帶有一彈夾套,內裝兩個彈夾,每個彈夾裝7發子彈.左邊佩帶卡賓槍刺刀.黑色皮鞋,黑色皮綁腿.為了褲管平整,常加鋼環.
特別勤務:
攜帶.30口徑M-1卡賓槍.兩個彈夾套,每個彈夾套內各裝兩個彈夾,每個彈夾裝15發子彈.
戰地勤務:
穿草綠色野戰服,攜帶卡賓槍.頭戴白盔.白色勤務腰帶.
隨軍野戰時,鋼盔套在白盔外,腰帶改草綠色,與一般步兵一樣.唯一不同的是左臂的獬豸憲兵臂章(57年夏後取消)及右口袋上方的憲兵徽.鞋子通常穿黑色長統野戰帆布膠鞋.




<----- 夏季卡基勤務服.照於澎湖.這是炎夏剛步巡回來,勤務服己穿皺了,上衣的燙線也不見了.

我在二三一營的時間並不長,其間到桃園虎頭山接受戰技訓練,參加光華演習,外調澎湖憲兵隊三個月,到三重市憲兵學校預士班受訓二個月. 受完訓後不久被調回中心當教育班長,直到退伍.



四. 澎湖憲兵隊

當連長通知我是接澎湖憲兵隊的一員時,心中著實興奮了幾天.心想不必天天出操,也不必跑特勤,真舒服.
出發前,把野戰服的所有憲兵臂章,憲兵徽全取下,換上第一軍臂章,把白盔套入鋼盔裡.出發時,身著野戰服,頭戴鋼盔,一點也看不出是憲兵.乘坐火車至高雄.由覆蓋的卡車直接送至壽山憲兵招待所等待船期.三天後,由高雄軍港登上一登陸艦,直駛澎湖縣馬公市.


澎湖憲兵隊 --->










澎湖的駐軍多於當地居民,全縣憲兵隊卻只有十五位憲兵.憲兵隊的後門銜接澎湖防衛司令部, 不遠就是海邊,環境相當不錯.到達後前二天是環境認識,每天在隊裡聽講,上課.第三天著便服分批出去,實地堪查,認識步巡路線. 自從離開營部至今己被關了六,七天實在悶慌了.難得有機會出來透氣.逛了二小時後,我們三人決定躲到有冷氣的電影院看場電影.走到售票口要買票,售票小姐看了我們一眼說,”你們憲兵不用買票.”我們三人都傻了,我們才第一次走上馬公街上,她怎麼知道著便服的我們是憲兵?真不可思議!

在澎湖理髮是種享受,理完後還加按摩. 第一次到澎防部理髮,裡面己有其他人在等,我就找個位置坐下,沒想到下一個就輪到我,我看了一下其他人,告訴理髮小姐這些人比我早到,應該先理,沒想到她竟說”叫你坐下,你就坐下”,那樣子比中心教育班長還凶,其他人也不敢吭聲,我只好乖乖就座.那個頭整整理了將近二小時,頭也洗了三次,直到我催說我要上勤務,才放我走.

有一天我與另兩位同事正在理髮,突然值日憲兵跑到窗口叫說:”緊急出勤”,起先想怎麼可能,再想又有誰敢開這玩笑,三人顧不得頭髮還沒理好,錢也來不及付,拔腿就跑,心想以為來到澎湖就不必跑特勤,怎知道才來不到一個月就來了.原來總統參加三軍官校聯合畢業典禮後,臨時決定到澎湖視查.憲兵擔任內圍警衛,因人員少,整整忙了三天.偏偏這三天豪雨連綿.執特勤時不穿雨衣以免妨礙視線及聽覺.所有勤務服都濕透,晒不乾,只好用手擰乾後,用電熨斗燙半乾再穿上.

有一天傍晚,有一個人走入內圍,自稱侍衛長,但不知口令,也沒侍衛室証件.憲兵請他離開,他還繼續往前走,這憲兵槍彈上膛出槍用刺刀頂著這位不速之客,將他逼離現場.不久一侍衛室車開過來,裡面坐的就是剛才的那位.他出示身份,並問明這憲兵姓名後離去.這憲兵心想這下子可慘了.等排長來查哨,他馬上稟報,排長也無可奈何.等排長查到另一頭,剛好遇到侍衛長.侍衛長告訴排長,給這兵五百元(幾乎是兩個月薪水)獎金及放五天假.他得意地飛回台灣休假.少一個人服勤,可把我們累慘了.



澎湖的伙食很差,剛開始每餐只夠兩菜一湯.後來利用憲兵隊看守所裡的犯人,放出來墾地,種菜,施肥.總算可多加一道青菜.

我們也常利用車巡的機會,到處遊覽名勝.最感動的是,有一天車巡遇到沿著馬路兩邊行走剛放學回家的小學生.他們看到憲兵車經過,自動轉身舉起小手向我們敬禮,簡直可愛到令人感動不己.趕快舉手回禮.這是在台灣本島從不曾有過的禮遇.

在這裡經歷許多不同的勤務,例如澎湖監獄鎮暴,緝賭,解決軍民糾紛,緝捕逃兵,偵辦姦殺案等.看到社會上醜惡的另一面.

三個月後被調回連部,不久即被送到憲兵學校預備士官班受訓.開始了憲兵生涯的另一轉捩點.

臥姿射擊



五. 憲兵學校


憲校位於三重市,比較老舊,寢室廁所浴室等硬體設備沒有憲訓中心好.三重市空氣嚴重污染.這裡雖嚴格,但不像中心完全沒自由.在這裡除了加強士官養成教育及勤務技術外,還有城鎮戰,跟蹤脫梢,鎮暴,刑事鑑定,及各種軍法課程.這裡有很好的城鎮戰教練場,內有街道及大小樓房等,也有相當不錯罪證鑑定設備.

憲校吃飯是全校,從校長,各級長官到學生,在同一食堂一起吃飯. 每餐飯都會有三名學生和校長一起吃飯.有一天打野外回來,全身污泥灰塵,已到了快開飯時間,來不及回去梳洗就趕緊直接進餐廳.碰巧我及另外兩位同學被選去校長桌吃飯.校長一邊幫我們夾菜,一邊垂詢訓練情形及家庭狀況.像慈祥長輩一樣.當他被調離憲校那天,學生列隊送別時,有許多學生落淚,他是位極受學生愛戴的校長.

跪姿射擊


當時憲校有一中隊是金門士官學校選來憲校受訓的,結訓後將甄選幾個到待衛室.名單發佈後只有三名被選上,其他一百多位落選的學兵,沮喪到要跳淡水河自殺,因沒臉回去見金門家鄉父老.為了他們的安全,這中隊全部繳械,也不淮學生離校,直到校長說服這些學生為止.三十年後與內人姊夫談及往事,才知道當時他也在憲校.他是少尉憲官,擔任憲校衛兵司令.

我在憲校放過兩次榮譽假.第一次是參加勤務演習.我的狀況是”有暴徒向座車投擲手榴彈”.因我機警,反應快速,投擲遠,在獎評時特別被司令官提出讚美. 第二次是全校伏地挺身競賽,我超過四百零八下,也放假一天.

憲兵下士


憲校結訓後帶著營部裡少有的下士官銜回到231營,不久就被調回憲兵訓練中心當教育班長.

 
六. 重回憲兵訓練中心

一早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由台北乘巴士再度回到泰山憲訓中心.回想一年多前走進這大門,那時緊張的心境卻和今天完全不同. 那時因為無法預期末來而緊張,而今是擔心無法勝任而緊張不安.報到後被分到第三連接第八班班長.走進連部後遇到同梯次同連的劉X仁同學,甚是高興.更巧的,他是第九班班長.心情開朗許多.報到第一天總是有許多瑣碎事要處理,一天很快就過去. 第二天就開始訓練新兵. 一早,起床號還沒響,就提早起來著裝梳洗.心裡還是有點緊張.等值星班長哨音一響,一年前當新兵時班長的口令,竟很自然也一一脫口而出.吃過早餐後第一次出操,心裡己信心十足.

新兵拳術訓練









遇到高中同學

那星期我接值星.
哨音響…
”稍息後三十秒內,在連部前成連橫隊集合,快的當心慢的倒霉!稍息!” 我自己先衝下樓站在連部前
”立正! 還動!...”
“第三排排頭為準,向右看….齊!”,
緊接著”向前…看!” 應該不到三十秒吧!
“沒入列的出來!”
走出列的有一張好熟悉的面孔,再仔細一看竟是高中同班同學.本要他們滾過來,再繞隊伍跑三圈,忽然改了主意.
“再一次,沒入列的要倒大霉了,向右看….齊!”
”向前看!”
解散後,我把他留下,問他為何不早來找我,
他說:”我也想過,不過不希望給你為難,就像今早一樣,如果你沒看到我,你一定會照規舉處罰…”
我也告訴他有什麼困難來找我,不過在大伙面前,我仍需做好班長的職責,該處罰仍會處罰,希望他能瞭解,也不要介意.他是個相當明理的老好人.他走後,我心裡覺的不太舒服,不能為他做點什麼.他的班長過來問我,這兵有什麼事.我告訴他是我高中同學.他說,你放心他是個好兵.心裡稍微寬慰點.自此後,週日下午沒事時,會找他聊聊天.他說自那天後,他的班長也比較照顧他.





奔襲

在我當學兵時,我們沒奔襲這課目.這是新司令來後的新訓練項目.在行軍最後一天的一大早,部隊要在規定時間內到達集結地點.點名,整理裝備,休息,準備奔襲.值星排長一下令,開始奔向七公里外的目的地 – 憲訓中心靶場. 部隊所有官兵必須在五十分鐘內全部通過終點線,並臥倒射擊.有些兵體力較差,體力好的會主動幫忙.有的替同學扛槍,有的架著同學跑,相互間小聲互相鼓勵,加油.充分發揮相互照顧的團隊精神.我記得退伍前最後一次奔襲,除我自己裝備外,我身上扛了三支學兵的卡賓槍,並架拖著一個學兵跑完全程.這是驗收訓練成果的很好方法.不但測試學兵體力與戰技,並可看出兵之間的合作,互助.

學兵只奔襲一次,就結訓下部隊.而我們班長卻要每十八週奔襲一次.實在辛苦!


新兵體能訓練-忠貞120梯



結訓

結訓時,送兵是件難過的事.十八週日夜相處,由一個老百姓,訓練成一個標準的硬漢憲兵.就像翅膀長硬了的小鳥,該放他們出去了.
再三叮嚀,要好好幹,要記住班長教的,不要出皮漏,絕不能掉憲兵臉等…就像送自己小孩出遠門似的.


夜行軍到台北

一天接到命令準備行軍,目的地是台大校本部旁,前中正理工學院舊校址.當憲兵的大都知道,武裝部隊開進台北市區是件大事,但也不便問.白天整理打包,後半夜十二點全付武裝開始行軍. 在台北大橋過橋時休息了半小時,等守橋憲兵查驗通行証件後放行.
我們就在中正理工學院裡出操一星期後,連長通知第二天半夜部隊開回中心.第二天沒出操,整理環境,休息,打包,準備半夜行軍回中心.因沒事無聊,我班上有一兵問我可否開舞會,我罵他異想天開,哪來音樂?哪來女伴?更何況我們都是全付武裝!原來他都有了答案.我帶他去找輔導長, 輔導長和連長及排長商量後,終於答應.就這樣放兩個學兵兩小時假及一部卡車.兩小時後,他們帶回電唱機,唱片,及一卡車的女孩.真不可思議.我擔心這些女孩是哪裡找來的.他說許多是他們姊妹的同學,及朋友,有幾個是台北郵局前找來的(等不到男友的).這就是台北的兵 – 滑頭,精明,名堂多,會摸魚,但識實務,效率高.當晚這些衣著時髦的女孩和全付武裝,滿身臭汗的兵跳了一晚上的舞.她們也玩的相當開心,因從不曾如此經歷過. 十一點整舞會結束,送這些小姐回市中心.十二時整部隊開拔,學兵們踏著輕快的腳步,走回中心.


班教練


班長

在中心當班長比在部隊裡輕鬆.最大的好處是,除偶而夜間緊急集合外,基本上沒有固定的夜間勤務,每天至少有七小時睡眠.更不必緊張的跑特勤.不必每天擦皮鞋,燙衣服,且休假日固定.在部隊裡服勤二歇四,服二小時勤務,休息四小時.其間走路上下勤務,更衣,著裝,至少花掉一時,所以一晚最多睡五個小時,如輪到晚間十點至十二點的勤務,早上四點又要上勤務,那晚最多只睡三小時.同樣的放假日,勤務照上,所以最多只有三小時可以出門休假.如輪到機動(特勤)那個月的休假,全免了.在中心當班長只要不輪到值星,週日放一整天假.只要在熄燈號前回營即可,自由許多.

我與班兵


輪到值星時比較辛苦.每天早起,晚睡,查夜哨. 除了上課,出操,還要從一大早喊到晚,跟著學兵跑上跑下.
在我退伍前一週剛好輪到我值星,最後一天交值星後辦理退伍.上下值星就如上下衛兵一樣有一定的程序動作.
吃完午餐後,將部隊集合在餐廳裡: “起立!立正!”, 將部隊交給新值星薛班長後,他向學兵宣佈,這是我的退伍日.同時連長及輔導長也上台致詞並送我一面”功成身退”的銀盾獎牌.解散後我的班兵列隊在連部外等我.敬完禮後,送我一對派克金筆做紀念. 回到寢室,一邊整理行李一邊囑咐他們下部隊要好好幹等,有幾個兵傷感的落淚.十八週朝夕相處,建立起相當不錯的感情. 我退伍後他們休假也常來我家看我.

我退伍後,再過幾天,他們也將結訓下部隊.

班教練



七. 退伍

換上普通衣褲,繳回軍服裝備,跟老士官長道別,看他兩行眼淚掛在臉上,我忍不住,趕緊揹著行李,走出大門.意料之外的,竟然學兵及班長們自動在大門前列隊歡送. 我班的排頭大聲下達”敬禮”口令,看到這些即將結訓的學兵,不!己是憲兵,的標準動作,心有所慰.
舉手回禮,此時兩眼矇矓,兩行熱淚,竟無法控制的奪眶而出.

走過大門,大門衛兵的”敬禮!”聲, 結束了我的軍旅生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們是領袖的鐵衛隊, 我們是革命的內層保障. 我們有鐵的意志, 我們有鐵的紀綱, 我們要實現主義,捍衛國家.服從.....”

"硬漢!硬漢!硬漢!硬漢! 我們是領袖的子弟兵, 我們是國家的鐵衛隊! 硬漢!硬漢!....."


雄壯嘹亮的憲兵軍歌聲,在我背後漸漸遠去.
我又重回到老百姓的身份.
應該感到高興的,但心裡卻若有所失.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兩年的軍旅生活,由青澀步入成年,令人難忘!

四十年過去了,多少夜晚,心裡還默唱著難忘的"憲兵歌":
Download Taiwan MP - yam ????-????-? ? ?



“整軍飾紀, 憲兵所司, 民眾之褓, 軍伍之師. 以匡以導, 必身先之, 修己以教, 教不虛施. 充爾德性, 肅爾威儀, 大仁大勇, 獨立不移. 克勵爾學, 務博爾知, 唯勤唯敏, 唯識之宜. 軍有紀律, 國有綱維, 孰為之率, 唯爾是資. 完成革命, 奠固邦基, 匪異人任, 念茲在茲!”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一日憲兵,終身憲兵!
和平,勇敢,廉潔,慧敏!




1 comment:

山岳鐵人 said...

學長
看完您的軍旅生涯大作,感動萬分,我是56年次的,您入伍時我才剛出生,我想有時間也來寫篇軍中回憶錄!
忠貞371梯次大專預士(1987-1989)